Sunday, January 22, 2006

悲情城巿

看楊一沖的《月季忘記了》,讀到一段,男主角的案頭放著S.E.N.S.的《悲情城巿》唱片-------


內心忽然激動起來。想捉緊自己內心的感覺,不得不放下小說回到電腦前,努力按著鍵盤。悲情城巿,曾經一度,那是我最愛的唱片。多年前的記憶,很模糊,很遙遠,很不真實。但不必把唱片放進唱機,只單憑腦海裡對那主題音樂的記憶,已足夠牽起我內心的悸動。

想深了,我對音樂的熱誠,並沒有其他莊友那麼深那麼濃。我單純地聽自己愛聽的音樂,對於樂隊的背景、成員的資料、音樂的種類,卻毫無興趣。甚至到了現在,我仍在聽著當年那堆最愛的唱片,不懂進步。

有時懷疑,自己想起這段音樂,仍然那麼著迷震撼,不是因為音樂本身吧。想必是為了自己過去的年輕歲月。或是哀悼,或是眷戀。




高考那一年,我到了台灣。十年以來最大的颱風賀伯到訪,剛掛三號風球的那個黃昏,我們到了九份。

九份下著雨,刮著風。風雨中的九份,沒有遊客,餐廳冷冷清清的,長長的石階上偶爾只有打著傘匆匆而過的路人。

年紀還小,天氣沒有影響心情。毫無準備的我,只穿一條短褲一件襯衣,當晚也就和衣睡在廉價民宿的蓆地上。

第二天,八號颱風也終於掛上。我們仍堅持要看遍這裡的每家茶坊每所建築,所以有就在大風雨中起行了。

記得,打了傘也沒有用,還是渾身濕透。

也記得,我們看到特別的建築和設計,會尖叫雀躍。

更記得,跑到一所平房之前,看到一個在雨中下田的人,我們冒昧問可否進去參觀。對方大方應允。
房子主人是九份畫家郭掌從先生,房子是他的工作室。裡面,堆滿大大小小的油畫,是郭先生筆下的九份。第一次近距離接觸一個藝術家,內心感覺好奇又激動。後來更認識了郭先生的兩位畫家朋友,也拜訪了他們的工作室。

回家之後,聽說悲情城巿在九份取景,於是就把電影租來看。電影內容是日據時代的台灣,男主角有梁朝偉。其實當時,我看了三遍也無法把電影看完,每次都因為在中途睡著了。會睡著,一來因為電影太長,二來因為實在看不懂。可是實在喜歡電影的味道和音樂,於是,我記著了侯孝賢和吳念真這兩個名字,還買了電影的Soundtrack。

我對悲情城巿有份很特別的情意結,許是因為記掛著在九份的時光。

2 Comments:

Anonymous chin chin said...

我對悲情城市這張soundtrack也有特別的感情, 買了回家, 早些日子遺失了, 再到HMV尋找, 竟要港幣240.... 幸好最後在公司附近的影音店, 用140大元購得。
或許, 我的感情也來自九份這個山城, 和那段無憂的年少輕狂。

11:02 PM  
Blogger eddbrinick62534946 said...

I read over your blog, and i found it inquisitive, you may find My Blog interesting. So please Click Here To Read My Blog

http://pennystockinvestment.blogspot.com

1:41 AM  

Post a Comment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