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November 29, 2005

貓會罵人嗎?

話說我昨晚抱菇入懷。

先解釋一下,菇是很怕我的,怕我「抽佢水」。一般來說,只要跟她有眼神接觸,無論當時她在做什麼,她都會亡命而逃。

當然,有些時候,她會不小心被我捉住,因為我會裝著看第二頭貓,不經意地走到她身旁,然後突然一把抱著她。

又以一般來說,她在我懷內待兩秒,開始不耐煩,便以她那磁性的聲音冷靜地叫,這時我會放開她。


昨晚有點不一樣。

我捉著菇,抱她入懷,兩秒,她叫。
但我沒有放開她。
她再叫。
再再叫。
再再再叫……

小平走過來,嗅一嗅菇。小平又走開了。
拖肥走過來,嗅一嗅菇,按著菇的頭。

菇又叫了。
拖肥又再按菇的頭,好像是叫她趕快住口。
小平又走回來湊熱鬧。
然後,只要菇一叫,小平、拖肥便會打在菇頭上,我當時有種感覺,小平和拖肥是在教訓菇。

是因為菇在罵人嗎?

Friday, November 25, 2005

別了

當我正忙著... 在msn看到馬城傳來訊息, 沒有時間打開來看…

後來, 終於有空檔, 一按之下, 看見到《永遠的八妹》五個字, 心裡立時涼了一截....

猶疑是否該繼續看下去。

隔了一會兒才鼓起勇氣看。很傷心, 有點怒... 接著, 擔心馬城和他的媽媽...
然後又想起我所失去的貓孫兒...

我的冬菇,她是穿上雨衣的小天使,會在天堂為八妹擋風雨的。

快到聖誕了。他們一定是趕著到天堂開快樂派對。

Saturday, November 19, 2005

炸饅頭。














Tuesday, November 15, 2005

希臘風情

原本今個六月要去希臘的,但因為時間上遷就不了,所以最後行程取消。

就在原本去希臘旅行的檔期,病家中大貓小貓都病了,原來預備好的旅費亦被「洗劫一空」。

好吧,看來不久的將來,我都沒有去希臘的機會了。索性把家裡髹上藍色,放上木家俱,暫且找個角落模仿一下吧。





Monday, November 14, 2005

(OT) 錦田鄉酬恩建醮(續)

http://www.siufu.com/hk/

三百二十年的傳統

跟朋友到錦田吃盤菜,起初以為是自家宴客那種形式,去到才知道原來是十年一次的打醮。

依稀記得十年前我也「mum衫尾」地參觀過錦田的打醮。那時仍在讀中學的我,深夜跟著朋友們跑到錦田吃盤菜,看木偶戲,看人家拿著紙紮公仔巡遊。好熱鬧。

那時沒有照相機,一切都只是模糊的記憶。這次還幸有帶著相機在身邊,可以邊看邊拍。

問鄉紳們,原來錦田的打醮,是為了酬謝清朝時期來到錦田的兩位大官周氏與王氏。當年村裡建了一座「周王二公祠」,祠裡掛了周王二公的畫像。平時周王二公祠不開放,這幾天遇著打醮,開放予村民參拜。

十年一屆,已經是第三十二屆。原來這傳統已經流傳了三百多年。

(尚有其他相片,睡醒再續)
















Thursday, November 10, 2005

炸奶









Monday, November 07, 2005

MONDAY SICK

人同貓都唔願郁……

Thursday, November 03, 2005

怪病

小平得了個怪病。

其實是前日中午的事。
發現床上多了一灘水,起初還以為誰又尿床,但嗅來嗅去也嗅不出半點尿味。還把小福抱上去做實驗,看看她有沒有「菲林明反應」。

沒有反應,心想可能是我倒瀉水之類。

然後倒上床上小休一會。

小平跟我一同捐進被窩,踡睡在我的腰枝旁。起床時發現,怎麼口袋濕濕的?一定是小平又在舔呀舔……

一個小時後,在天台看見小平離開帆布椅,瞥見椅上濕了一撻……不對勁,連忙看看小平怎麼了,怎麼所到之處都濕濕的。

鳴哇…不得了。

她的嘴巴滴著水。很快檯面又已濕了一灘。怪。

嚇死我了。尖叫著跟在另一邊油著牆的男朋友說。拿了電話打相熟獸醫的緊急熱線。(當時是診所午休時間)

連忙更衣,安頓好其他貓便帶小平到中環去。在車上,小平很精神,隔一會便對我大叫,不叫時就趴在我的手臂上。半個小時後,我的兩隻手袖已經濕得可以擠得出水。

獸醫為她作了簡單檢查,又打了針,她暫時不再流口水,顯得有點累。據獸醫所說,不斷流口水,並非貓隻常見的徵狀,可能的原因很多:吞了清潔液、吞了塑膠物體、有東西卡在喉頭、cat flu、觸電、肝狀問題、瘋狗症……(我只記得這堆)


還好小平自願喝水,不見得會有脫水的危機,所以不必留在診所吊鹽水。

回到家裡,她頭一件事便是喝水喝水喝水。

可是數小時後藥力過去她的口水又回來了。後來挨在小魔女身旁睡著了,頭微向上,嘴邊掛兩行口水(有點像冰掛),小魔女的背毛都濕了。被子又濕透。我又再擔心。

致電給獸醫,獸醫問過詳細情況,著我們留意她的飲食情況和有沒有噴嚏咳嗽之類。如果沒有,第二天早上要帶她回診所驗血。如果有噴嚏 / 咳嗽,應該只是cat flu,可以比較放心。

人,整個晚上沒睡好。小平「有兩聲咳」。嗯,第二個早上,獸醫說可以暫不必驗血,繼續觀察。

而事實上,小平流口水的情況有所改善。次數沒那麼頻密了。

到晚上,情況進一步改善。整個晚上我只找到一小灘水漬。

到現在我還是不知道發生什麼事。小平呀,你可以告訴我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