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September 03, 2005

舊照重溫:小福大戰毛毛豬





Thursday, September 01, 2005

我一再被相機面前的貓包容

看到一位網友的blog文章,題目為:《我一再被相機面前的人包容》

http://blog.yam.com/wondercat/archives/270221.html

我不是讀攝影,卻誤打誤撞幹了一份與攝影很有關的工作。翻開舊照片,常常奇怪,一個個數之不盡的陌生人,他們怎會讓我拍照?對這份信任與錯愛,就常常感到無以為報。
在《中國攝影》2005年6月號,讀到阮義忠談攝影,很有意思,抄記下來,望以此律己。
「接觸攝影之後,我一再被相機面前的人包容,否則他們為什麼讓我拍照。攝影是一種借助別人來實現自我的東西,對人有一種侵犯,別人是相信你,才讓你拍。所以攝影者應該把人與人的相互信任、相互包容、相互關懷當做觀測和拍攝的焦點。如果只是想著形式上的趣味、機會的難得、主題的特殊,其實滿腦子裡就只有自己。我對自己的要求是,被我拍到的人看到照片,不會後悔說,『我這麼倒霉,被阮義忠拍到了』,我希望他們說,『我難得這麼好,剛好被他拍到了。』這是對我最大的誇獎。



這讓我也想到,我不斷在拍貓,其實也是一再被相機面前的貓包容著。
不是每個人家中的貓都愛拍照的。好些朋友說,當他/她拿起相機,貓便立即逃之夭夭。
可是,我好幸福,我家的貓對著鏡頭都不害臊,大大方方任拍。

不曉得我家貓貓會否想:「我難得這麼好,剛好被媽媽 / 婆婆拍到了。」